缅甸行见闻记

  • A+
所属分类:竹林紫苑

缅甸行见闻记


        前言,一个国家或民族最大的悲哀,就是愚昧,国家愚昧则民不聊生,时局动荡。民族愚昧,则无知无畏,如同行尸走肉。


        在3月9日临时接到住在瑞丽一位好朋友的电话,说有急事请速到瑞丽。这位好朋友是中缅混血儿,与末学有八年的交情,末学急匆匆的赶到瑞丽,好朋友说的一番话令末学大吃一惊。

缅甸行见闻记

        在一些偏远落后的地区,保留着一些非常愚昧的风俗。如同用幼童祭祀山川河流等的鬼神,之前在福建的一个山村,到现代都保留着这种风俗,会用童男童女祭祀树神,后此事被鼓山一位长老知悉,长老亲自前往,用桃木金刚杵施展秽迹金刚法诛了树神,并告知当地愚昧的村民,他们所祭祀的是树妖,用人命来祭祀,当真是愚昧至极。


        朋友告知末学的事虽说并非是如同用活人来祭祀如此令人发指,但闻说末学还是不由得眉头紧锁。


       末学的朋友叫做康,康有一位远房表哥,他的这位表哥住在中缅边境的一处小村子里。缅甸一些地区的生活习俗与中国的一些少数民族是一模一样的,部分缅甸人也会说汉语,交流起来并没有障碍。康的表哥本来一直都很健康,但在不久之前突然开始病倒,整个人一直说胡话。表哥的婆婆说表哥可能是中邪了,本来想前往果敢请法师前来驱邪,但是兵荒马乱的,没有人敢穿梭在枪林弹雨中。表哥时而清醒时而说胡话,在清醒的时候,表哥对家人说有个女孩子一直在缠着他,说要和他结婚,现在自己的表哥已经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实在没办法才请末学来一趟。

缅甸行见闻记

       翌日清晨,末学和康通过瑞丽的边境,直接跨越到了缅甸,经过几个小时的乘车到达康表哥住的小村落。或许是由于战争还没有波及的原因,村子里充满着生机,很多缅甸少女三五成群或坐或站,是一道挺养眼的风景。到了康的表哥家,康用缅甸语对亲戚说他请一个中国修法的朋友来看看表哥,又指了指末学。一个中年妇女对末学不断的合十鞠躬,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谢谢。


        康的表哥躺在内屋里的卧室中,卧室采光很好,但他表哥的脸色却是黑的吓人。末学用手碰了一下他表哥的脸,有一种阴冷的感觉袭来,让末学手臂上瞬间起了鸡皮疙瘩。看样子是中邪,但和中邪有觉得有点不同,拿捏不准下末学只好给柳师兄发了一段语音,又拍了一些照发给柳师兄,请见多识广的柳师兄看看,是否能看出什么门道。


        柳师兄回复末学,病者好像是中了控灵术,在其奶奶还在世的时候,曾经有一对大官夫妇抱着刚出生的女儿来找奶奶驱邪,那大官之前为了政绩,将人的祖坟给夷为平地,被人下了咒,他女儿出生就像黑炭一样。现在躺着的这个人应该是中了控灵术,属于掸邦的巫咒法门。要解咒得先知道病者做了什么事,缅甸也有巫师,但一般不会无故施咒。

缅甸行见闻记

        末学将柳师兄的意思告诉康,请康去问问病者家人的具体情况。果然,任何事情的出现总有一个前因。患者的婆婆说康的表哥,在病之前走了一次财运,在河边捡到一个红布包,里面包着五十万缅元和一些黄金首饰,也没有听说是那家遗落,全家为捡到这笔横财还挺开心的。康对家里人说可能问题就出在这笔钱上,让赶紧拿出来看看。患者的婆婆从箱子里取出红布包递给末学,末学打开就不停的在翻,在一沓钱里翻出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背面用缅甸文写了一个名字和出生日期。


        为了确认末学没有判断错,末学再次把捡钱和照片的事询问柳师兄,柳师兄回复说末学没有判断错,确实是配阴婚!


        在古代,有些大户人家的独生子女如果过早夭折,大户人家会用布包裹着钱财以及子女的神位或生辰八字扔到大街上或远处,让子女自己挑选中意的配偶,有些人钱在脚底下可偏偏看不见,这就是鬼神不想给你拿这笔钱。一旦鬼神看中了,就会让你捡到,你带回家也就是答应了婚事。另外一种则是偷盗尸体去合葬,中国地大物博,虽说到了新世纪,可配阴婚这种事还是屡禁不止,使用的方式方法多种多样。

       康的表哥很明显是被配了阴婚,而这个红布包还被女方的人请法师施了控灵术法,如果不索取到康表哥的命,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棘手,真的很棘手,这种事末学一般不愿意去多管闲事,如果只是单纯的配阴婚,可以修法超度女鬼,女鬼只要被超度了,阴婚自然作废,可这里面还夹了一个不知深浅的缅甸法师,这事就微妙了,插手就等于要打别人脸。


        后面和柳师兄说了一下情况,柳师兄同意在家里设坛应对缅甸法师,末学在患者家里设坛结界看是否能把那女鬼驱走,末学和柳师兄就以微信视频聊天模式同步进行,有任何问题立即沟通。


        好在患者的家人都挺配合,末学要的孔雀羽毛,龙脑香,安息香等东西都想办法给找来了。孔雀羽毛是运用孔雀法时必不可少的缘起物,而对于驱除非人鬼神,末学自身并没有多少修为,第一次是为树阳师兄驱仙家,才修完法仙家就来梦里远远的瞪着,这次驱鬼是第二次,如果可能末学都不想摊这种麻烦事。

缅甸行见闻记

        随着孔雀明王结界缚魔身印真言的咒音响起,末学一心奉请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慈悲加持,双手结孔雀外缚印,观想一只金色孔雀神鸟于屋中,抖动双翼,一切妖邪不净皆扫除。末学在专心持咒的时候,康突然惊呼表哥起床了,末学急忙转身,只见患者双眼无神的走到卧室门口,看了屋里的人一眼,对着末学吐出一串缅甸语,一个大男人却发出女音,即便是末学此时也有了冷汗。康翻译告诉末学,表哥刚刚说让你不要多管闲事,这个婚是结定了。


        放在法坛上的手机传出柳师兄的声音,柳师兄说那个缅甸法师果然是修黑法的,已经感应到有人在设坛解咒,那个女鬼要是束缚不住,就直接诛了吧,不然一会麻烦更多。末学此时双手的手印也从孔雀外缚印换成秽迹金刚印,从广悟法师处传承的秽迹金刚咒大声诵咏而出,患者听闻秽迹金刚咒,莫名的抱头在地上打滚,发出哀嚎。

        但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顺利,柳师兄的声音很急促的从手机里传来,末学回头一瞥,四平八稳的手机,可视频模式里的柳师兄那边却如同地震一样摇摇晃晃。柳师兄告知末学,缅甸法师现在也在巫坛之前做法,他的黑法太邪乎,自己的天篷尺已经断成两截。现在只有礼请道家北斗七星君,北斗天罡之正气才有希望克制缅甸黑法,不然事后我们两个麻烦更多。


        末学用眼神示意康用法坛上的法线绑住在地上打滚哀嚎的表哥,绑住后末学立即拿起孔雀羽毛插在安息香中,结孔雀印持诵了七遍孔雀心咒后,拿起羽毛指向北方下意识的诵咏起大梵北斗心咒。大梵北斗心咒比佛教中传承的北辰妙见菩萨长咒要多出一部分,这个部分应当为降伏魔事,运用道家体系的北斗七星君的关键。北斗七星为孔雀明王眷属,末学没有学过如何运用道家的北斗天罡正气,只有用野路子方法试一试。

缅甸行见闻记

        烧安息香的香炉炸了,没有任何征兆的,手机视频里柳师兄那边也传来嘭的一声,此时被法线绑住的康表哥像发羊癫疯一样抖个不停,末学让康赶快把女鬼寄身的照片给烧掉,把用孔雀真言加持过的水和龙脑香一起给患者饮下。末学是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鼻子也流了鼻血,患者的家属此时都吓呆了,患者的婆婆首先反应过来,来扶末学,末学拿起法坛上的手机,问柳师兄那边的情况,柳师兄喘息了一阵说,缅甸法师的黑法给破了,我们压过了他,他就不敢在找我们麻烦,只不过他的天蓬尺彻底报废,以后这种事别再拉他下水。


        被柳师兄吐槽抱怨完后,康的表哥在旁边哇哇哇的吐了很多黑水,又腥又臭,吐了一阵后,说肚子饿,想吃东西,看来是已经恢复了。康对末学说,他和末学修学孔雀法门,之前也听末学提过不少灵异的事,也说过在缅甸老挝等地,有修法的能人,可他一直没有见过,他表哥的事,完全比现在的很多电影过瘾,所谓的现场直播大概也就是如此吧。末学看着他,久久无语。

缅甸行见闻记

        回到瑞丽在辗转回家,已经是到了观世音菩萨圣诞,末学急匆匆的撰写了关于深沙大将的文章发布后,就在修养,感觉身体被掏空,整个人也还时不时的有流鼻血。上周末撰文说了大梵斗咒后,就一直在家打坐,直到今天,才感觉精神略有恢复。


        有师兄或许会感觉很惊讶,觉得怎么会有如此玄幻的事,紫竹林师兄你不是在讲故事和大家开玩笑吧?末学不喜欢开玩笑,也没心思编故事给大家听。在佛教的密法传承里,如果咒术有成,以咒术勾召天龙鬼神现身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在佛陀住世的时候,就有一位富家少爷勾召到八大龙王之一的其中一位现身。这种事不知道你觉得是否玄幻?更如我们都知道楞严咒能够破除天魔外道,一切邪祟,可现世里有的人用的灵,如同宣化上人,有的人用的没感觉,如同我们这些围观群众,这其中是为啥,末学不用多言大家都懂。


       自然,写这篇文章的用意在于告诫大家不要贪小便宜,要勤修正法,修有所成才能保护好自己和周围的人,但要懂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要盲目的去寻找所谓的高人,大师,出钱请他们来解决问题不如自己为自己解决问题。也不要来找末学或对末学倾诉有啥啥问题,末学一概不懂如何解决,有问题请去找佛菩萨,请去诵经持咒,请去反省自身造作。


        也唯愿佛菩萨加持护佑我们末法的修行者,障碍消除,身安道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竹林紫苑):缅甸行见闻记

  • weinxin
  • weinxin
紫竹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